体育竞猜网址 官方首页

拜金女马诺:宁坐宝马哭不坐自行车笑,11年过去她嫁入豪门了吗?

发布日期:2022-06-20 23:56    点击次数:128

2010年,正是各大真人秀“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期。

而《非诚勿扰》这档相亲节目,因为22岁女嘉宾马诺的一句话,收视率节节攀升,在众多节目中脱颖而出。

这句话就是:“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

因为这句话太过现实和偏激,一夜间,马诺就被贴上了“拜金女”的标签。

11年过去了,当年口出狂言的马诺,实现自己的“宝马梦”了吗?今天我们一起来品读下,她跌宕起伏的人生。

1988年,马诺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里,父母目不识丁,是底层的劳动人员,一家人只靠卖水果为生,。

父母为生计奔波,自然无暇照顾马诺。马诺从小就顶着一头不用打理的短发,穿得破破烂烂,在家里翘首盼望着父母回来。

但父母每次回来都忙着做家务,根本没有时间陪伴马诺。

没有一件像样的玩具,没有零嘴解馋,马诺在物资极度匮乏的背景下跌跌撞撞地成长起来。

穷人的孩子格外懂事,马诺也如此,她读书不用父母操心。

因为她把摆脱贫穷的希望寄托在读书上,希望自己能够考上一所好的学校,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但因为天资有限,不管马诺怎么努力,她的成绩都一直不温不火。

眼看着名牌学校和自己渐行渐远,马诺整天愁眉苦脸,但音乐老师的一句话,让她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

音乐老师惜才,语重心长地对她说道:“文化科不行,你可以试一试走音乐这条路。你平时唱歌唱得不错,对音乐有不一样的见解,我看好你。”

马诺承认自己确实喜欢音乐,音乐也能给自己带来成就感。于是,她弃文从音,以艺术生的身份考上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

这个学校也曾培养过不少知名校友,其中就包括马可,李维嘉,江映蓉,姜潮,弦子……

马诺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声名鹊起,带着这样的憧憬,她走出了家门。

当时,父母坚持要送她出门,马诺看到父母花白的头发和佝偻的背,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不管用任何的方式!”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马诺首先面临的就是没钱的痛苦。

大学的生活开销并不少,但父母能提供的经济条件有限,马诺只能靠兼职养活自己。

闲暇时她就跑到车展接各种各样的活动,有时候经人介绍,还能去拍一些杂志,当一下广告平面模特。

但因为籍籍无名,照片也掀不起巨大的波澜,所以马诺的收入有限。

她只好加大工作量,每天忙得身心俱疲,根本沉不下心去学习音乐。

她渴望拥有一场甜甜的恋爱来治愈自己的身心,也希望有一个人能陪伴自己,弥补小时候父母没给的关爱。

就这样,一个大马诺6岁的男人闯进了她的世界,一番甜言蜜语下来,马诺就沦陷了。

两人确认关系后,男友便丢了工作,生活全靠马诺一个人苦苦支撑。

他们在一起一年多,但是马诺从来没有收过他的礼物,反倒是马诺还要接济男友。

一开始她没想那么多,只在乎爱情,不在乎面包。

但时间长了,尤其是面对客户刁难的时候,她更希望男友能够为自己分担,而不是成为自己的负担,可男友根本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最终,两人不欢而散,这段失败的感情经历,让马诺对爱情有些失望,她希望找一个物质条件不错、能让自己不那么累的靠山,或者说是长期饭票。

大学毕业后,马诺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

搬离学校后,她面临没钱租房的窘境,当时她身上只有1400块钱,又要租房又要吃饭,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也不够。

于是,她只能低声下气地求表姐收留自己,一开始表姐碍于面子,不得不答应。

马诺每天挤出一个笑脸,讨好似地对表姐笑,以表示自己的感激。

她到处找工作,每天营造“我很忙”的形象,就是为了告诉表姐自己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但时间久了,表姐也受不了一个“外人”在自己的家里进进出出。于是,表姐把她的行李一起打包扔到了门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认这个穷亲戚了。

在工作上遭遇困境的马诺本想回到表姐家,躺在床上大哭一场,没想到却看到自己的行李杂乱无章地堆放在冰凉的地板上。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体验过人情的冷漠之后,她对金钱越发的渴望了。

当时,马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因为哭没用,哭还费时间。

她扛着重重的行李,决定走一步算一步。

最后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她连夜租了一间最便宜的房子,又窄又暗的小屋暂时成了她的容身之所。

对未来无限迷茫的马诺,最后在朋友的牵线下,接触了《非诚勿扰》这档节目,这档节目也彻底改写了她的命运。

2010年,《非诚勿扰》节目组恰好在全国海选女嘉宾,20岁的马诺和节目组达成了“某种”协议,正式走入观众的视线。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这一辈子就可能这样籍籍无名下去,马诺深知这一点,所以在舞台上卖力地表现着。

2004年,芙蓉姐姐在网络上凹各种辣眼睛的造型,吸引了无数人关注,成为网络红人,并靠流量成功变现。

2009年,凤姐通过雷人的征婚条件收割流量,接广告接到手软,赚得钵满盆满。

那是一个“人红就能赚大钱”的时代,马诺也如法炮制,掌握了流量密码后,她干脆语不惊人誓不休。

马诺和凤姐、芙蓉姐姐都不同,她拥有靓丽的外表,长相甜美,而且非常会打扮,更有红的优势。

但光长得漂亮还不够,马诺还通过一系列犀利的语言,让自己曝光在镜头之下,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

当一位长得比较着急的男嘉宾亮相时,马诺不顾对方的感受,直接翻白眼:“如果知道你来,我就让我妈代替我来了!”

有一次,新闻中心一个油腻的男嘉宾说了一些不太恰当的话,马诺当场怒怼:“听你说话,我就觉得你欠抽,有鞭子吗?帮我找一个! ”

这些大胆又颇具争议的评论,引发了大众的讨论,滚雪球似的给马诺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大家瞬间记住了这个敢于直言的女嘉宾。

上面的言论只是小打小闹,而真正将马诺推上风口浪尖的,是下面这件事。

当时一位月收入只有3000元却爱好骑单车的男嘉宾非常喜欢马诺,他扬言一定会让马诺每天都过得开心幸福。

他只有小单车,却自信满满地询问马诺:“你愿不愿意坐在我的单车上去兜风?”

马诺直接给了他当头一棒:“我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

一语激起千重浪,全国人民顿时记住了这个拜金女的典型代表。

有人支持马诺,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

有人却对马诺恨得牙痒痒,不惜用最毒辣的语言攻击她,尤其是那些并不富裕还娶不到老婆的男人。

另外,一些脚踏实地努力赚钱的人,也对马诺嗤之以鼻,不惜用大量的笔墨对她进行“教育”。

网上的谩骂始终离马诺太远,马诺可以选择性不看,就当从未发生过。

但是有一位男嘉宾却千里迢迢来到节目现场,冒着被全部灭灯的风险,只为了当众让马诺难堪,直接把她怼下了台。

男嘉宾还扬言是“替天行道”,自己是带着正义感来的。

他认为《非诚勿扰》这个节目有一个“诚”字,很多嘉宾都是带着诚意来到这个节目,想要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而马诺提出了超高要求,很多正常的男嘉宾都满足不了这样的要求。

所以男嘉宾认为马诺不应该留在这里,应该让出这个位置。

“你应该去选美,因为下面坐的不是大款就是富豪。”

“不要说你在宝马里流眼泪,就算你坐在保时捷里流鼻涕也是可以的。”

男嘉宾妙语连珠,试图给马诺上一门关于树立正确价值观的速成课。

马诺被怼完,神情黯然,她带着哭腔说道:“其实我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对不起。”

随后她低下头,匆匆忙忙离开了舞台。

在节目组的开导下,她最后恢复了情绪,重新回到舞台,百般解释自己不是拜金女。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拜金女,她决定在节目里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人,手牵手尽早离开。

最后她牵手了一位摄影师,对方已经34岁了,与她有12岁的年龄差距,但马诺并不在乎。

因为她认定男嘉宾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刚好也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只在乎金钱的拜金女。

这位男嘉宾在2003年就已经和大学师妹修成正果了,但不幸的是,在一年的时间内妻子就患了癌症。

他的爱妻与病魔对抗了四年,最后抢救无效去世。

男嘉宾每年都会写一篇小作文,纪念逝去的妻子,就是这样的痴情,让马诺觉得对方可靠,当场决定牵手。

有人给男嘉宾做了心理建设:“你真的对马诺心动了“如果你和她牵手成功,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网友的关注,面临更多的舆论压力,你受得了吗?”

但男嘉宾不管不顾,对马诺一见钟情,最后俩人牵手成功。

然而这段感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两人甜蜜了一段时间后,马诺发现两人性格不合,决定和平分手,由恋人做回朋友。

虽然情感之路非常不顺,但马诺本身自带流量,被很多资本盯上了。

第二年的10月,马诺就受邀参演了微电影《小女孩》,还发表了个人音乐专辑《好想》。

2012年,她和一线大咖同台,和陈小春等人合作喜剧片《宝马狂想曲》,还和余文乐,杨幂,徐峥搭档合作《春娇与志明》,在电影中她饰演了一个雀斑女人。

不过可惜的是,或许是拜金女的标签影响力太大,导致《春娇与志明》虽然热映,但是马诺的戏份被删得一干二净。

之后她接到的影片邀约都是拜金女的形象。

在《肚爸爸生子记》中,她饰演一个拜金女假洋妞。

在《妖精别走第二季》中,她饰演对物质斤斤计较计较的相亲精。

但马诺是矛盾的,一方面,马诺想撕掉“拜金女”这个标签,另一方面,她又利用这个标签到处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但是她的作品反响平平,既然清纯路线走不通,经纪人就建议她干脆直接走“浪女”的路线。

马诺越来越大胆,她口出狂言,虽然赚足了眼球,但后来因为广电局的介入,她彻底被封杀了。

兴许是意识到不摘掉“拜金女”这个标签,将不利于自己的长期发展,马诺选择说出当年的隐情。

她表示,当年呈现的拜金形象只不过是演戏,大家只是去工作,舆论导向也不是自己带起来的,而是节目组的别有用心。

马诺说出了大实话,很多所谓的真人秀都是按照台本走,除了话筒、舞台、灯光和椅子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当时,马诺确实拿了节目组的钱,只不过她之后的路走得并不顺畅,直到如今,拜金女的形象依然深入人心,不管她怎么解释,大家依然对她不依不饶:

“你如今坐在宝马里哭了吗?”

“我有宝马,能给爷哭一个吗?”

“你今天开宝马来的吗?”

马诺承受了11年的舆论压力,但这11年走来,她也利用流量迅速变现,有能力自己买得起宝马车了。

但马诺却把责任全部推卸给节目组,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被网友嘲讽“又当又立”。

如今的马诺,早已远离了娱乐圈,她和闺蜜合作开起了服装店,闲暇时还担起了车评人。

虽然没有一线流量明星赚得那么多,但至少她过上了曾经梦想中的衣食无忧的生活,收入甩普通人好几条街。

如今的马诺,生活富足而平静,她偶尔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画作,偶尔去旅游、看画展……

总之,她给大家呈现的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回顾当年那个拜金女,只是导演的安排,但全国人民就当真了,我们讨厌的不是马诺这个人,而是那种不顾感情,物质至上的拜金女。

人有欲望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欲望牵着鼻子走,不提高自身的实力,却妄想通过走捷径完成逆袭。

很多人也好奇,马诺最后嫁入豪门了吗?

当然没有!不管真相如何,马诺的影响力始终是负面的,豪门早就对这样的人拒之千里之外了。

不知道夜深人静时,马诺会不会后悔当初被节目组“收买”?

只可惜,人生没有回头路,马诺虽然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却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所以,走捷径的人生,终究是不可取的!

—END—

作者|一钒

责编|沐阳

排版|李一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