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百宏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官方

抗联战士回忆:杨靖宇指挥伏击敌人,日本兵淹死也不当俘虏

发布日期:2022-07-28 09:28    点击次数:55

东北土匪源自清末民初,随着兵荒马乱快速发展,砸窑绑票无恶不作。在吉林柳河县一带,盘踞着一个名叫邵本良的大土匪头子。此人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日军侵占东北之后,他迅速投降,继续危害百姓。

(邵本良)

邵本良这样的土匪,是东北抗日武装的心头大患。因为土匪长期在当地活动,熟悉环境,对山林尤其熟悉。再加上长期干着砸窑抢劫的勾当,很多人枪法很好,非常难对付。日本人拉拢了邵本良之后,立刻利用他追捕屠杀抗日游击队,提供了大量武器装备。所以,要对付这支土匪武装,难度很大。

1933年秋,16岁的张泉山,在柳河县的抗日游击队当传令兵,他回忆了一场精彩的伏击战。这里要解释一下,1933年以前,东北的抗日武装还主要以游击队为主,1933年底开始,这些游击队通过改编,组建了东北人民革命军。1936年初,东北人民革命军改称东北抗日联军,也就是“东北抗联”。所以,当时的游击队就是抗联的前身。

这年秋天,杨靖宇带领游击队来到了柳河县大荒沟,和其他几支游击队会师,研究如何消灭邵本良这个心腹大患。当时邵本良的“剿匪司令部”设在柳河,驻扎的伪军和伪警察近2000人,全部日式装备。不仅如此,城内还驻扎了日军一个大队,防守严密。

相比而言,游击队当时力量很薄弱,所有兵力加起来才2000人左右,其中一半人没有枪。张泉山回忆,当时杨靖宇告诉大家,敌我力量悬殊,强攻肯定很困难,所以必须动脑筋才能打败敌人。

杨靖宇用的招数,是“调虎离山”。

(抗联战士)

柳河县城防守严密,那就把敌人调出来再打。于是,杨靖宇派人四处放消息,说游击队三天内要打下凉水河子。凉水河子距离柳河县城大约90里,地势险要,是军事重地。杨靖宇派出一支游击队假装攻打这里,邵本良就急了,他害怕丢了凉水河子,日本人饶不了他,赶紧带着主力部队前去支援。

邵本良走了之后,柳河县城只留下了一个连。11月24日晚,杨靖宇带领主力部队直接攻进柳河,消灭了负责防守的日伪军,烧了邵本良的军营,带走了大量的军需物资。后来,邵本良也想玩这招“调虎离山”,但是却被杨靖宇识破,又在凉水河子吃了败仗。

多次交手都打不过杨靖宇,邵本良挨了日本人的骂,憋了一肚子气,决定要报复。1934年农历五月底,邵本良得到特务报告,说杨靖宇的队伍在三源浦附近活动。邵本良立刻报告日本驻柳河指挥官三木茨郎,两人气急败坏地带领一千多名日伪军,杀过来了。

日伪军喊着要“决战”,杨靖宇却笑着说:“邵本良要陪我们游山逛水,这个机会难得,我们一定要奉陪。”不和敌人硬碰硬,杨靖宇开始带着队伍进入大山,在柳河一带的长白山区神出鬼没。邵本良经验丰富,可以通过山林中的蛛丝马迹进行追踪,所以始终跟随在杨靖宇的身后。

那些日子,16岁的张泉山印象深刻。他回忆说,农历六月的山林里很难熬,中午前后太阳很大,山沟里瞬间变成了大蒸笼,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天气善变,走着走着忽然又打雷下雨,狂风暴雨就像往人身上泼水一样,走路都困难。

不仅如此,山林里没有路,荆棘遍地,战士们身上刮得都是伤口。但是不能停下来,因为邵本良追得很紧,每天跟在屁股后面,相距最多三四十里,最少十几里。

大家只能闷着头往前走,经常连饭都来不及吃,有些人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些战士很不理解了,明明敌人就在屁股后面,为什么不打一仗?总是这么被追着跑,太憋屈了。杨靖宇于是告诉大家,毛泽东同志的战术思想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敌疲我打。”什么意思呢,就是要把敌人“肥的拖瘦,瘦的拖垮,到那时再狠狠收拾他”。

农历六月十六晚,杨靖宇决定行动了。

(抗联密营)

在大山里兜兜转转半个多月,战士们都累坏了,这天晚上,杨靖宇命令大家就地宿营,好好休息。大家已经走了一天路,累得腿肚子打转,抱着枪往地上一躺就睡着了。当时张泉山是红五团团长李汉光的传令兵,一整天跑来跑去,也是累得躺下就睡着了。到了半夜,张泉山忽然被团长李汉光推醒,团长命令他:“小张,你快去通知一、二连,立即准备出发。”

战士们早已习惯了半夜行军,虽然此时一片黑暗,大家也还没有睡够,但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准备好,一个跟着一个出发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说话,大家就这么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前进,一口气走了三十多里路。

队伍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山岭下,杨靖宇此时才告诉大家,邵本良晚上住在了黑石头镇,服务领域根据日伪军的习惯,他们天不亮就会动身出发,继续追赶。一连十几天的跋涉,日伪军已经精疲力竭,该教训他们一下了。

大家一听可以打仗,立马有了精神。杨靖宇接着告诉大家,脚下的山沟是西南东北走向,山沟的最底下是一条河,二十多米宽,水流很急。河的这一面是一条小路,另一面是悬崖峭壁,进了山沟就无路可走了。大家只要埋伏在河的这一面,集中火力就能把敌人消灭掉。

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杨靖宇已经计划好一切,刚才让战士们睡了一觉,养好精神,就等着敌人钻进埋伏圈呢!紧接着,大家按照命令来到山坡上的指定地段,就地隐藏埋伏,等待敌人的到来。

敌人会不会来呢?天刚亮,张泉山就听到说话的声音从山下传来。过了一会儿,三十几个伪军慢腾腾的过来了,他们全都扛着三八大盖枪,漫不经心的进了山沟。战士们都隐藏在山沟一侧的坡上,看到敌人过来了,个个激动起来,张泉山也瞄准了最前面的伪军,随时准备开枪。

但是,此时还没有命令,因为这些都是探路的敌人,大部队还在后面呢。很快,日伪军的大部队就来了,最前面的是伪军,中间是日军,最后面是邵本良带着的迫击炮中队。

敌人进了埋伏圈,该动手了。

(日军“讨伐队”)

张泉山手指扣在扳机上,焦急地等待着命令,伪军一个个从他眼皮子底下走过,聊天的内容都听得清清楚楚。有伪军边走边唱:“提起来宋老三,两口子卖大烟……”还有伪军闲聊:“今天碰不上游击队,就算走运,等回到柳河好好逛几天。”还有伪军军官说:“邵司令说了,三木指挥官命令我们今天一定要赶回柳河……”

敌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一步步走进了包围圈。等伪军走过去之后,日军也过来了,三木指挥官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前面,后面的日本兵叽里咕噜说着日本话,似乎也是在聊天。游击队的战士们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瞄准着面前的敌人,一个走过去了,再瞄准下一个人……

等日军全部进了包围圈,杨靖宇连打三枪,战士们毫不犹豫地朝着敌人射击,手榴弹的爆炸声也响彻山谷,敌人瞬间一片大乱。因为距离太近,敌人被打得措手不及,走在最前面的伪军,有些瞬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些取下倒背着的枪,跪地举手投降。

实际上,在众多抗联老战士的回忆中,伪军的战斗力很弱。他们中除了少数心狠手辣的土匪之外,大多数人都是混日子、混饭吃,一旦和抗联正面交火,大概率胡乱放枪敷衍了事。遇到被抗联埋伏的情况,绝大多数伪军会立即投降。所以,当时抗联奇袭伪军营房,第一句话一般都会喊:“枪是日本的,命是自己的,缴枪不杀!”这一句话,非常管用。

前面的伪军一触即溃,但后面的日军战斗力还是很强的。日军指挥官第一时间就从马上跳了下来,趴在地上指挥士兵反击。在最初的慌乱之后,日军调整阵型,很快就在机枪的掩护下进行反扑。日军确实很疯狂,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接连组织了三次反扑。幸好杨靖宇沉着冷静,指挥战士们拼命进攻,才暂时打退了敌人。

面对日军的疯狂反扑,杨靖宇果断命令发起冲锋,在机枪的掩护下,战士们端起刺刀冲了下去。后面就是滚滚河水,路上的敌人无路可退,瞬间乱成一团。有些敌人还举枪反击,有些则掉头就往河边跑,游击队的战士们猛冲猛打,河岸边的日军一个个跳进了河里……

这下敌人更是无路可走了,有些人被打死在岸上,跳进水里的敌人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淹死了。仅仅一个小时后,战斗结束,200多名伪军被俘虏,约700名敌人被击毙。这一次没有抓到活着的日本兵,他们少部分被打死,大部分都淹死在了河里。

最遗憾的是,邵本良跑了。

(日军炮击抗联密营)

邵本良不愧是大土匪出身,警惕性很高。他这次专门穿上了普通士兵的衣服,走在了队伍的后面。战斗打响之后,邵本良啥也不顾了,带着几十名手下迅速逃离了战场。

虽然邵本良跑了,但这次战斗依然收获很大。除了打死很多敌人,这次还缴获了三十七挺机枪,五百多支步枪,九门迫击炮,弹药五万多发,战马六十多匹。对于战士们来说,这些都是宝贝啊!

从1933年到1936年,邵本良多次与杨靖宇交战,屡次失败。渐渐地,日本人也开始怀疑邵本良的“忠心”,对他没有那么信任了。后来,邵本良在与抗联的战斗中脚部受伤,日本人就以给他看病为理由,将其软禁在了医院。之后,日本人不给他治伤,邵本良的状况逐渐恶化。

1938年春,邵本良因为伤口恶化而死。也有说法认为,日本宪兵队认为邵本良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就安排日本医生毒死了他。不管怎样,卖国求荣的邵本良,死得很悲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