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竞猜网址 官方首页

民国名媛俞珊:曾国藩后人,美貌不输陆小曼,为何要嫁寡言老头

发布日期:2022-06-21 19:04    点击次数:129

她是民国第一位女演员,却在事业最辉煌时放弃登台、抱病不起;

她出身名门,果敢热情、备受瞩目,却被迫嫁给年长19岁寡言教授,争吵不断;

她美貌不输陆小曼,名气大过林徽因,引得徐志摩、梁实秋、沈从文竞折腰,最终却美人迟暮,凄凄惨惨,疑似精神失常,消失在后人口中……

她就是民国名媛俞珊,祖父是鲁迅的老师,祖母是曾国藩孙女,父亲是铁路局局长,姑父是历史大家傅斯年。

出生时的一张好牌,却成了她的拦路虎。她短暂绚烂又急转直下的一生,惹得无数人惊叹。

顶着光环出生,意料之中的名声大噪

1908年,俞珊出生于日本东京。此时,正值父亲俞大纯与鲁迅东渡日本求学之时。

女儿降生,俞大纯决定返回上海置业。

有良好的家境支持,俞珊从小生活优渥:有专人教授英语和钢琴,外出必定有仆人跟随、专车接送……极具大小姐风范。

与东方人的含蓄不同,她开朗活泼、热情大方,很有自己的主张。无论是学习亦或处事,俞珊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

16岁那年,俞珊进入南开女中读书,后升入中央大学艺术系,也正是在这里,俞珊遇见了自己的伯乐——田汉,又觅得了终生为之痴狂的职业——话剧。

1928年,田汉来到南京金陵大学导演独幕话剧《湖上的悲剧》,同时借机为下一部话剧《莎乐美》寻找演员。

忽而,不经意的一眼,他看到了20岁的俞珊,那双金色眼睛瞬时勾住了田汉,再加上她独特的气质、神秘的侧影,都引得田汉猛拍大腿:没错,就是她了,《莎乐美》就由她来演!

俞珊

次年,《莎乐美》筹拍,田汉热情邀请她加入自己的“南国社”,出演《莎乐美》,并将剧本塞进俞珊手中,拜托她一定要仔细考虑。

“出演话剧,那就是做戏子啊,家人会答应吗?毕竟在这个年代,戏子地位最低,更何况自家家族是名门,丢不起这个人……”

“截止目前,我国根本没有女人上台演出,就算是李叔同在国外导演了《茶花女》,那也是男扮女装……”

俞珊再三打退堂鼓。

“可是,表演一直都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啊!要和其他女子一样唯唯诺诺吗?”

想着想着,俞珊拿起了剧本。

原来,《莎乐美》是根据《圣经》中一段故事改编:

“犹太国王希律大帝的儿子希律王和兄弟的妻子,生下了一个美到无与伦比的女儿莎乐美。

宴会上,希律王看见女儿跳舞非常高兴,说可以满足莎乐美任何要求,就算是付出半壁江山也在所不惜。

莎乐美没有要江山,反而让希律王把自己爱人约翰的头颅砍下来,以期爱人能永久陪伴自己。”

“这也太疯狂了吧!如此血腥、极尽爱欲、如此超前,国人怎能接受呢?”

俞珊又转念一想:“大胆怎么了?凭什么女性不能大胆?凭什么女性不能演戏,凭什么如此不公?”

于是,怀着要打破旧社会禁锢的心情,俞珊勇敢地接受了挑战。

而后,俞珊与田汉奋力合作,终于迎来了《莎乐美》的初演。

演出那天,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俞珊《莎乐美》剧照

施寄寒就曾在《南国演剧参观记》中这样记录:“当晚全场座位不过三百左右,没想到观众竟然来了四百多位。”

当俞珊穿着一身透明衣服抱着“头颅”亲吻时,在场的男人们全都沸腾了:她大方热情,美丽动人,极尽诱惑。

一夜之间,俞珊从女学生变为影视红人,也成了中国最早的话剧女演员。

人生光彩夺目,事业却戛然而止

俞珊走红后,青年才俊纷纷聚拢在她身边,最有名的是诗人徐志摩。

有一次,俞珊前往上海公演,徐志摩赶去看望她。

正欲进门之时,忽听见俞珊惊呼“啊呀,快上台了,可是我正想小解,好生麻烦。”

徐志摩立即转身跑出剧场。

正当别人以为他已离开时,他却双手捧着个痰盂出现了:“女明星,女明星,痰盂来了,痰盂来了。”

众人目瞪口呆,徐志摩到底从哪弄来了痰盂,俞珊也太有面儿了。

当然,女明星不能只有一个代表作,《莎乐美》大获成功后,田汉趁热打铁,为她量身定制话剧《卡门》。

俞珊为演好角色,经常会请教指导老师徐志摩,也就不可避免地去徐志摩家拜访。

因为喜爱,徐志摩将俞珊《莎乐美》剧照和演出长裙挂在自己书房,又将妻子陆小曼的鞋子放置旁边。

徐志摩

这一举措引起了陆小曼强烈不满,告诫徐志摩应有分寸,并将俞珊比作“茶杯”:

“你可不是我的茶壶,而是我的牙刷。我也不是你的茶杯。茶杯是没法拒绝别人倒茶的,但是牙刷不同,牙刷却是不能共用的,你听见有人和别人共用牙刷的吗?”

随后,徐志摩收敛,俞珊也在排练结束时与徐志摩减少了联系。

不久,《卡门》出演大获成功,全场高呼,万人空巷。

俞珊满心欢喜,打算继续深耕,什么世俗的看法都放一边去吧,开心就好。

然而,阻碍很快就来临。

俞珊父亲俞大纯认为,做演员与百乐门舞女无异,都是靠卖弄姿色引起男人关注,低廉、无耻、下流。俞家绝不能容忍。

于是他找到女儿,严词警告:“你是世家小姐,是大家闺秀,坚决不能如此。如果非要如此,那就滚出这个家,不要与俞家有任何瓜葛。”

可俞珊并不以为然:“这是我的事业,我所爱的!”

眼看女儿痴心不改,俞父勒令她留在家中,不得外出,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一面是养育之恩,一面是钟爱事业,俞珊左右为难。

最终,她妥协了:事业可以再找,但家没了就成了孤儿。

她忍痛退出南国社,放弃演艺事业和梦想。

俞父重开笑颜,俞珊却因此大病不起。

风华绝代的女明星,如今只能侧躺在病榻之上,怎能不令人唏嘘?

意欲回归平凡,但又难以平凡

1930年10月,徐志摩去看望俞珊,面容之憔悴令他动容,部门动态但又不知如何帮助。

他只好书信一封致梁实秋:莎乐美公主不幸一病再病,先疟至险,继以伤寒,前晚见时尚在热近四十度,呻吟不胜也。承诸兄不弃,屡屡垂询,如得霍然,尚想追随请益也。

昔日迷弟梁实秋闻此消息心痛不已,写信邀请俞珊前往青岛大学图书馆任职。

俞珊大病初愈后接受邀请,赶往气候宜人的青岛大学,欲在此重温平凡生活。

可“女明星俞珊”的头衔又岂能让她安静?

刚一到达青岛大学,俞珊就如同砸入平静水面的一颗石子,在校园引起轩然大波。

学生们纷纷踏至图书馆,老师教授们隔三岔五献殷勤……

梁实秋早就倾慕俞珊,对她的狂热追逐早就不在话下。

沈从文为见俞珊一面,错过了与未婚妻张兆和的约会。

国文系主任闻一多更是情无法自已,常常以借书为由与俞珊私会。

梁实秋见此,写信给闻一多发妻,让她管好自己的丈夫,这才遏制住闻一多的疯狂。

但接下来,更为夸张的事又出现了:沉默寡言的教务长赵太侔也加入了追求俞珊的队伍。

他年过不惑,早已成家,为追求俞珊,竟不惜与妻子离婚。

赵太侔

男教授们纷纷坐不住了,梁实秋连夜上递檄文给校长,控诉赵太侔行为举止不雅,丢学校颜面;

其他人互相写举报信,揭短情敌陋习……

沈从文将此写成《八骏图》,来映射这场闹剧。

徐志摩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听了不少俞珊的话,好一位小姐,差些一个大学都要被她闹散了。”

这件事很快传遍全国,吃瓜群众纷纷将此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争相赌注猜测谁将会是俞珊的最终归宿。

可俞珊却从未因此沾沾自喜,反而无尽迷茫。她明白,他们都冲着自己的美貌而来,并非真心。

这不是她来青岛大学的初衷,可作为一位弱女子,她又能怎样呢?

唯有在夜深人静时长吁短叹,望着书本发呆吧……

凑合的婚姻,终究很难维系

1933年,俞珊弟弟俞启威追随姐姐脚步到了青岛大学。

本以为姐弟团聚会其乐融融,可没想到,灾难随之而来,俞珊的一生也因此改变。

当时政局动荡,众多青年奋起而揭竿,加入革命者队伍,俞启威也不例外。

然而很快,俞启威被反动政府抓捕,凶多吉少。

俞珊如坐针毡,终日以泪洗面:难道真的没办法营救弟弟了吗?

这时,赵太侔出现了:“你嫁给我吧,我帮你救弟弟。”

俞珊陷入了沉思,内心一片苦楚。

赵太侔大概早已猜到,也不急于要答案:“不急,你可以考虑,如果你答应我,我便是拼尽全力,也会把你弟弟安然救出。”

要答应吗?答应了,一生也就完了。

可若不答应,弟弟怎么办?

最终,对弟弟的牵挂战胜了个人情感,俞珊毅然答应赵太侔的要求。

也许,在那个年代,个人的荣辱与欢喜永远抵不过时代的洪流。纵使声名大噪,俞珊也不得不向权势低头。

1933年12月,俞珊与赵太侔正式结婚。

俞珊婚礼留念

婚礼上的她,神态清冷,眼神无光,侧身而立,丝毫无新娘子出嫁时的娇羞幸福之态。这也从根本上注定了这场婚姻是个悲剧,无法长久。

很快,赵太侔兑现诺言。

他利用自己广大的人脉,救出了俞启威,而后,又将他连同丰厚的盘缠护送至安全地区。

此后,俞珊对赵太侔充满感激,但感情中最怕的也是只有感激。

俞珊与赵太侔一个活泼,一个沉默寡言,虽名为夫妻,却总是相顾无言,仿佛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邻居赵清阁也曾在《南国琼珊》里这样记录:“赵太侔稍有一些不顺他心意,俞珊每每都要发点小脾气,和赵太侔吵上一架。”

战争年代,资源匮乏,经济紧张,赵太侔却并不顾家,经常是俞珊操持一大家子,俞珊心中不满。

他们带女儿在防空洞里躲避敌机时,俞珊总是十分紧张女儿的安全,经常温声细语,“囡囡不怕,囡囡不怕”,却鲜少顾及赵太侔的安危。

赵太侔不满:“我可是你丈夫,是你的天。你好歹也关心下我。”

俞珊并不理会:“女儿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在我心里,定是女儿比你重要。”

终于盼到了战争结束,1945年,俞珊与赵太侔离婚,终于结束了这段长达12年的不幸婚姻。

总以为曾被婚姻压迫,离婚后的俞珊便能过上自由、幸福的日子了。可现实,却并不遂人愿。

1949年,俞珊来到天津探望弟弟,周总理邀请她出演《贵妃醉酒》。

俞珊也立志:“我要抓紧练功,把这几年落下的都补回来,争取重回舞台,做一个专业的京剧演员。”

可计划很快就泡了汤。俞珊本计划在上海落脚,边工作边练功,可一直找不到合适工作,生活无着落,她只好辗转回到天津母家,做演员的梦想从此画上句号。

俞珊

1962年4月,在好友田汉的帮助下,俞珊在中央戏曲研究院谋求了一份工作,终于过上了平凡人的日子。可这一切终究来得太迟,此时的俞珊早已身心俱疲,毫无斗志。

晚年时,她脸上沟壑纵横,经常独自一人咀嚼茶叶渣滓,嘴里还念叨着:“你们怎么把我弄成这副模样,叫我怎么出门,怎么见人啊。”

人世间,最怕美人迟暮,更怕迟暮后凄凄惨惨、无法安度此生。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俞珊的一生终究如同一朵烟花,很快消失在漆黑夜空中。

纵然她人生的每次选择都会被他人左右,每段生活都会被他人打扰,但她依旧前行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于迷茫之中找寻出路。

怎奈何,一个弱女子始终无法阻挡历史的车轮。若生在今日,她的一生或许会大不同。

因为,坚定信念、不忘初心、坚持做自己,本就是个人行走天地之本。

即使人生短暂,即使人生最美不过一场绚烂烟花,但只要留下了,就是永恒。

. END .

【文| 雷小草 】

【编辑| 丹尼尔李】

【排版 | 毛毛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