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竞猜网址 官方首页

1984年贺子珍病逝,后事安排成难题,邓小平一句话定下葬礼规格

发布日期:2022-06-19 12:18    点击次数:54

1979年6月15日,为期十八天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增补了贺子珍为全国政协委员,这对于贺子珍来说,是一份迟来的认可和荣耀。

贺子珍知道消息后异常兴奋,兴奋到心里产生了一种过去三十年一直深埋心底的强烈的想法,即到北京去看一看。看一看北京的街头巷尾、名胜古迹,看一看北京的天安门,最主要的是瞻仰毛主席的遗容。

到北京去看一看,这本来是极简单的一件事,然而对于贺子珍来说,因着特殊的身份,在过去的三十年时间里,她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如今她觉得或许进京的机会到了,于是她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上海市市委的同志。

因着当时贺子珍已经中风瘫痪两年,市委专门就这件事咨询了华东医院的意见,医院就贺子珍的身体情况进行了全面检查和综合评估,认为她的身体情况比之之前好了很多,完全可以适应较长时间的外出。

于是市委同意了贺子珍去北京的请求,并将这件事电话汇报给了中央办公厅主任冯文彬。中央组织部经过考虑,同意了贺子珍的请求,并安排贺子珍到京后就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301医院。

等一起安排好之后,9月初,中央派专机到上海接贺子珍,同贺子珍一起进京的还有上海市市委招待处副处长祝小婉以及贺子珍在华东医院的医护人员,到京后,贺子珍就住进了301医院的高干病房。

踏在北京的土地上,贺子珍有一种不真实感,她想了三十年,等了三十年,终于有机会到了北京,心情只能用百感交集来形容,然而更多的却不是兴奋,而是悲伤,是的,她终于到了北京,而毛主席却已经病逝了,贺子珍此次进京最主要的就是要去瞻仰毛主席的遗容。

9月8日,毛主席病逝三周年的前一天,在中央的安排下,贺子珍由女儿李敏和女婿孔令华陪同秘密参观毛主席纪念堂。

这一天,70岁的贺子珍早早起床收拾自己,她将银白的短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里面穿着雪白的衬衫,外面又套上了蓝灰色的外套,打扮的很朴素,但极为整洁干净,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坐着轮椅由李敏推着出门去毛主席纪念堂。

他们从面对天安门城楼的北门进入毛主席纪念堂,在北大厅的毛主席汉白玉座像前,李敏和孔令华代贺子珍献上一个心形花圈,花圈的缎带上写着:“永远继承您的遗志,战友贺子珍率女儿李敏、女婿孔令华敬献。”

随后李敏推着轮椅缓慢地走向毛主席的水晶棺,在水晶棺前,贺子珍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她的眼睛直视着水晶棺中的毛主席,如果忽略掉紧紧握着白手绢的颤巍巍的右手的话,她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透过水晶棺,她看到了20年未见的毛主席,也看到了过去10年的相知相守,那些岁月曾经被她藏在心底最柔软又最坚硬的地方,轻易不会撕开,一旦撕开,于她而言就是最甜蜜的思念,然后就是血淋淋的疼痛。

贺子珍和毛主席的十年婚姻是真正意义上的患难与共,要知道那十年是中国革命最困难的十年,也是毛泽东最艰难的十年,她就陪在他的身边,照顾他的衣食住行,竭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为他生儿育女。

贺子珍与毛泽东相识于井冈山,因着工作的频繁接触,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于是在1928年结为夫妇,两人的婚姻在当时是基于志同道合的结合,后来毛泽东曾向李敏说:“你妈妈年纪很小就追求进步,投身革命了,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红军女战士,她作战很勇敢。”

就是这样一位红军女战士嫁给了毛泽东,从此和毛泽东患难与共,她是他生活中的贤妻,无微不至地照顾毛泽东的生活起居,在极端艰苦的年代,她竭尽所能的保证毛泽东的身体不缺营养,照顾生病的毛泽东,让毛泽东能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战斗中去。

同时,她又是他工作中的好战友,她和毛泽东一起深入群众进行调查研究,主动学习,帮助毛泽东抄写电报、整理文件,负责文件的保管工作,要收集各种情报以及做好宣传工作等,她不愿意落后,她想要跟上毛泽东的步伐。

这样一位妻子,即便过去了很多年,毛泽东还对李敏说:“当年妈妈的组织能力很强,特别擅长做宣传鼓动工作。毛笔字写得娟秀端正,干起工作来风风火火,可有股子泼辣劲头,而坐下来后,还真是一个温柔娴淑的姑娘。”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们一起走过了艰难的井冈山岁月,后来他们又一起走过了漫漫长征路。

长征途中,毛泽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几度生病倒下,贺子珍始终不离不弃,给了毛泽东最大的关怀和安慰,后来遵义会议召开,毛泽东心中的巨石落下,贺子珍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

而不久之后,贺子珍所在的休养连在行军途中突遭国民党飞机的袭击,贺子珍为了掩护伤员被炸得遍体鳞伤,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的毛泽民和钱希钧,赶紧说:

“我负伤的事情,请你们暂时不要告诉主席。他在前线指挥作战很忙,不要再分他的心。请你们把我寄放在附近的老百姓家里,将来革命胜利了,再见面。”

贺子珍不愿意让毛泽东分心,尽管她很清楚,自己留下来可能很快就会牺牲,但她不忍心给毛泽东增加负担,只不过毛泽东很快就知道了贺子珍负伤的事情,并流着泪对贺子珍说:“子珍,你不要那样想。我和同志们,绝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明知留下来是牺牲,他如何能舍弃她?因着长征途中医疗条件很差,医生只能对贺子珍的伤口进行简单的处理和包扎,然后贺子珍被抬着担架上继续前进,就这样,贺子珍和毛泽东相互扶持中完成了两万五千里长征。

长征结束之后,中国的革命形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而贺子珍和毛泽东的婚姻也有了新的变化。

当时延安的发展需要很多的干部,而贺子珍本身就是一个进取心和事业心很强的人,在嫁给毛泽东的数年时间里,她一直担任着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和机要秘书,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都是围绕着毛泽东展开的,到了延安之后,她迫切想要分配工作。

组织就将她分配到苏维埃国家银行发行科做科长,贺子珍信心百倍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然而不久之后她就怀孕生下了李敏。李敏出生不久之后,贺子珍又进入抗大学习,她是真的想要尽快学习然后投入到工作中去。

然而她的身体却开始拖她的后腿,长征途中负伤时,她身中数弹,弹片在身体里一直没有取出来,疼痛一直折磨着她,而延安的医疗条件又无法为贺子珍取出弹片,再加上怀孕生子这件事,让贺子珍能用来工作和学习的时间变得很少。

她的心情变得很糟糕,而毛泽东在延安的工作变得更忙,没有时间和贺子珍沟通,两人之间的矛盾变大,让贺子珍更加的烦躁。

贺子珍就想着到上海去取出弹片,这样早日恢复健康也就能早日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去,本来她对自己的这个决定还有些犹豫,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坚定了她离开延安的决定。

对于贺子珍的这个决定,毛泽东是不愿意的,他知道贺子珍离开延安或多或少和他有关系,所以他极力挽留,甚至还动情的对贺子珍说:“我现在情况不同了,有发言权了。以后不会再让你像过去那样,跟着我受那么多苦了。”

毛泽东是真的不愿意让贺子珍离开,但贺子珍也是铁了心要离开,她一直都是一个极为有主见的人,尽管离开延安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但不得不说,她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于是她不顾毛泽东的挽留去了西安,准备经由西安去上海。

结果到了西安之后,才知道上海局势发生了变化,无法再去上海,于是她就在西安住了下来,几个月之后她又决定去苏联治病。

在这个过程中,毛泽东数次捎口信让贺子珍回延安,但贺子珍一直不肯,即便是贺子珍到了莫斯科,部门动态毛泽东也没有放弃,给贺子珍发电报、让去苏联的同志给贺子珍捎去口信,目的都是让贺子珍回延安,然而为了改变命运,贺子珍坚持要留在莫斯科治病、学习。

那时候的贺子珍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命运是改变了,却不是朝着好的方向而改变,从此注定了她后半生的颠沛流离和孤独。

当初离开延安很容易,去苏联也不难,然而她没有想到,再想回到中国是那样难,更没有想到回国后,等待着她的又是什么。

到了苏联的贺子珍并没有将弹片取出来,她很快就生下了第六个孩子,然而这个孩子在10个月的时候就夭折了,毛泽东知道后将李敏送去苏联来安慰贺子珍,于是贺子珍和李敏、毛岸英、毛岸青一起生活。

他们度过了很快乐的一段时光,但苏联四年卫国战争让贺子珍吃尽了苦头,她一度被关进了疯人院,不仅见不到女儿,回国也成了奢侈。

1947年,王稼祥、蔡畅、罗荣桓到苏联,终于想办法找到了贺子珍,询问贺子珍对于未来的打算,在异国他乡度过了十年艰难生活的贺子珍只有三个字:“回国去。”

王稼祥一行人就此事给毛泽东发了电报,毛泽东与苏联方面取得了联系,允许贺子珍回国。贺子珍才终于带着李敏和毛岸青回到了中国。

尽管已经回了国,但贺子珍已经失去了陪在毛泽东身边的资格,她带着李敏和毛岸青先后在哈尔滨和沈阳工作和生活,后来北平解放之后,毛泽东让弟媳贺怡(也是贺子珍的妹妹)去将李敏和毛岸青接到了北平,而贺子珍暂时留在了沈阳。

她不能进京,这不是毛主席的决定,贺子珍却只能远离北京。

建国之后,贺子珍到了上海,住进了哥哥贺敏学的家中,上海成了贺子珍后半生生活时间最长的城市。

就这样,贺子珍和毛主席这对曾经相濡以沫的夫妻就这样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而他们的女儿李敏则成为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

李敏心疼妈妈一个人在上海生活,于是每个假期都要去上海看望贺子珍,每次李敏去上海的时候,毛主席都要给贺子珍准备一些北京的特产给贺子珍带去,还叮嘱李敏好好照顾贺子珍,而贺子珍也会托李敏好好照顾毛主席。

但也仅限于如此,即便是后来唯一的女儿李敏结婚,贺子珍都没有去北京。那时候贺子珍以为一生都没机会见到毛主席了,直到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毛主席知道贺子珍当时正在南昌静养,于是他托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的夫人水静将贺子珍接到庐山。

7月8日晚上,水静将贺子珍送到了毛主席的住地一八零号楼,随后贺子珍和毛主席在二楼谈了一个多小时,而水静和封耀松在一楼的值班室等着,谁也不知道在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究竟谈了什么,离开的时候,毛主席托水静照顾好贺子珍并送贺子珍下山。

这是贺子珍自1937年离开延安后,和毛主席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唯一的一次见面,就在两人这次见面的17年后,毛主席在北京病逝,贺子珍依旧无法进京。

她在上海听到消息之后,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她始终想不明白一件事:怎么突然就走掉了?

她无法到北京和毛主席告别,只能坐在电视机前,呆呆着看着北京悼念毛主席的每一个镜头,然后流泪满面。

毛主席的病逝对她打击很大,转过年来不久,她就中风瘫痪,住进了华东医院。

这个时候的贺子珍尽管已经瘫痪,病情很严重,但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她希望有生之年能到一次北京,就一次也好,为此她愿意等待,她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不介意再等下去,而她也终于等到了。

1979年,她终于到了北京,看到了水晶棺中的毛主席,尽管迟了三年,但她终于还是正式和毛主席的遗体做了告别,在上车离开毛主席纪念堂的时候,贺子珍转头对着毛主席像的方向,有眼泪涌出,嘴唇蠕动着,似乎是有话要说,又似只是想再看一眼,然后车子发动,贺子珍回到了301医院。

贺子珍在北京301医院住了一年半多,于1981年5月被中央委派的专机送回了上海,再次住进了华东医院,或许是已经了却了心事,回到上海后的贺子珍一病不起,病情一再加重。

1984年的3月,贺子珍的病情突然恶化,糖尿病、肺炎、肝功能衰退、肠胃病等各种并发症相继找上门,让贺子珍断断续续出现了体温升高的现象,且高温经月不退,医院采取了相应的治疗方法但都没有什么用处。

到了四月初,贺子珍依旧高烧不退,且有便血,生命已然进入倒计时,华东医院通知了贺子珍的亲属,包括女儿李敏和女婿孔令华以及哥哥贺敏学一家人。

4月15日,中央办公厅将贺子珍病危的消息通知了孔令华和李敏,还为他们准备好了飞机票,当时李敏还生着病,什么都顾不得就一家人坐飞机飞去了上海,贺敏学一家人也在同一天到了上海。

贺敏学对贺子珍的病情是有研究的,他一到医院就建议给贺子珍服用安宫牛黄丸,这是危重病人的退烧良药,贺子珍服用之后也确实体温降下去了。

她清醒过来之后看到亲人都在,还开玩笑说:“你们是不是怕我不行了,都来了?”

大家以为她的病情控制住了,心情不由得跟着好了起来。然而贺子珍的好只不过是暂时的,4月18日,她的病情又突然加重,体温迅速升高,并昏迷了过去,医生赶紧实施紧急抢救,但抢救进行了很长时间,贺子珍却没有再醒过来。

1984年4月19日下午5点多,75岁的贺子珍病逝。

贺子珍病逝后,对于她的后事应该怎么安排、悼词怎么写、骨灰放在什么地方,上海市委是很为难的,按照当时中央的决定,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上海市委不是没有考虑过从简,还想过可以将贺子珍的骨灰放在龙华烈士陵园,但贺子珍的家属并不同意,而且贺子珍身份毕竟不同。

这真的成了一个难题,上海市委还真无法直接决定她的葬礼事宜。

上海市委在谈论了一番之后,没有自作主张,而是请示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办公厅也知道贺子珍的情况比较特殊,就直接请示了邓小平。邓小平对贺子珍的情况是了解,他没有多做考虑就一锤定音:“我们中央的领导人都要送花圈,贺子珍的骨灰放一室。”

中央的领导人都要送花圈,骨灰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一室,邓小平这一句话直接定了贺子珍葬礼的规格,规格还非常的高。有了邓小平的指示,贺子珍的后事也就按照相应的规格很快安排了起来。

4月25日,上海市龙华革命公墓举行贺子珍的遗体告别仪式,贺子珍的亲属贺敏学夫妇、李敏夫妇都献上了花圈。

胡耀邦、邓小平、陈云、邓颖超、聂荣臻、蔡畅、康克清、杨尚昆、王首道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送了花圈,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全国政协办公厅、上海市、江西省等党政机关也都送了花圈。

参加此次遗体告别的除了贺子珍的家属外,还有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郝建秀、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等以及贺子珍好友数百人。大家在贺子珍的遗体前默哀、鞠躬,然后绕走一周,向这位井冈山女英雄做最后的告别。

告别仪式结束之后,贺子珍的遗体在当天下去火化,随后骨灰在贺敏学一家人、李敏一家人的护送下由中央专门派来的专机接到了北京,被送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

那些未能到上海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人都到了八宝山革命公墓参加了贺子珍的骨灰安放仪式。安放仪式很简单,李敏捧着贺子珍的骨灰盒放在了院子里的桌子上,然后大家围着骨灰盒鞠躬、致敬,随后李敏将骨灰盒放进了专门存放党和国家领导人骨灰盒的一室。

或许贺子珍都没有想到,她去世后还能再次进京,骨灰盒还能放进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室。

骨灰安放仪式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2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贺子珍病逝的消息,新华社也向全国播发了贺子珍病逝的电讯,刊载了她的照片,介绍了他的革命简历,北京及全国各大报纸都进行了刊载。

我们看贺子珍的一生,她的生命曾热烈地绽放,是最早上井冈山的女共产党员,在最好的年纪遇到毛泽东,进而成为毛泽东的妻子,他们患难与共十年,那十年,风风雨雨,他们共进退。

然而后来贺子珍选择了离开延安,也就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她的生命也自此沉寂了下来,以至于后来颠沛流离,尽管回了国却再也不能和毛主席生活在一起,只能在远离北京的地方生活。

然而,不管怎样,人们不会忘记这位为革命做出了贡献的女共产党员,因着:

贺子珍同志是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